top of page

出售和下架之外,TikTok的第三条道路

文章来源: BBC中文



在出售与禁用之间,TikTok真的已经无路可走?


本周三美国众议院通过TikTok“不卖就禁”法案后,引发TikTok、中美高层、资本操盘手、民权组织等各方力量连锁反应。被裹挟进大国博弈的TikTok走到了命运的分叉口,而选择权已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眼下最大的悬念是:TikTok能不能卖?


华尔街已经四处流传着谁可能有兴趣购买TikTok的谣言。周四,美国前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告诉CNBC,他“正试图组建一个收购团”,并已经与一群美国投资者展开洽谈。他称TikTok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应该归美国企业所有,“中国绝不会允许一家美国公司在中国经营这样的企业”。


但任何收购企图都面临重大障碍。除了TikTok价格高昂,加之美国大型科技企业碍于反垄断监管不便出手外,最大的阻力将来自中国政府。


中国方面已一再明确表示,它不会允许华盛顿强制字节跳动出售TikTok。 2020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起拆分TikTok行动时,中国政府更新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其中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列为禁止出口技术。这意味着,如果字节跳动想要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可能需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尤其是当交易涉及到TikTok的核心算法技术时。


中国方面此次也已展示出强硬姿态。在回应美众议院最新投票结果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美国方面“看到别人的好东西就要想方设法据为己有”,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自身权益。


TikTok CEO周受资则在一段回应视频中说:“这项立法如果签署成为法律,将导致TikTok在美国被禁止,”似乎是在默认,在TikTok看来,出售也不是一个选项。


几方表态指向一个死局。但在出售与禁用之间,TikTok真的已经无路可走?


坊间有人指出,回顾过去半个世纪的中美商业交往史,有一家公司的故事,或许提供了一种可供借鉴的“第三条道路”,这就是可口可乐进入中国的故事。


1978年12月,就在中国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改革开放的当月,可口可乐宣布进军中国市场,与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企。


当时可口可乐已风靡世界近百年,始终严格保守着被称作“Merchandise 7X”的神秘配方。如何在深入中国这片广袤市场、大批量生产的同时,继续严守这一配方?


它曾要求建立独资公司,但当时的中国尚不允许外商独资。可口可乐于是采取了一个独特办法:自己牢牢掌控浓缩液的生产和供应,在中国设立灌装厂。这些灌装厂只需往浓缩液中加入水、二氧化碳和其他添加剂,就能装瓶售卖。这一做法坚持至今。


算法之于TikTok,就如同“Merchandise 7X”之于可口可乐。那么是否有一种可能:字节跳动出售一个不包含算法的TikTok?后者可以负责这一热门视频网站在美国市场的维护与运营,但需要通过某种授权从字节跳动获取算法,或从此自行开发算法。


事实上,美国政府最忌惮TikTok之处在于两点:一是它掌握了大量美国用户的个人信息,可能导致对他们的隐私侵犯;二是由中国母公司开发的算法,被担心可以用来扰乱美国受众的心智,比如干预美国总统大选。


针对第一点,TikTok早已拿出解决方案。2020年,在特朗普政府施压下,字节跳动与美国甲骨文公司(Oracle)达成协议,聘请后者成为TikTok的“可信技术提供商”。甲骨文为TikTok提供云服务——类似于苹果公司在中国通过“云上贵州”来实现数据合规。到2022年6月,TikTok 已完成将美国用户的数据信息迁移到甲骨文服务器,而字节跳动则无法访问这些数据。


但与甲骨文的合作不涉及第二点关切,即算法,后者仍牢牢掌握在字节跳动手中。如果字节跳动出售不包含核心算法的TikTok,或能避免触发中国的技术出口管制,但反过来也会大大降低TikTok的估值,因为算法正是TikTok提供个性化内容推送和用户体验的秘密配方。


但TikTok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在一个市场中剥离算法。2023年8月,为了应对欧盟越来越严厉的数字监管,TikTok曾提议向欧洲用户提供不由算法驱动的应用体验,比如不再基于用户兴趣向他们推荐内容,转而展示他们所在地区和世界各地的热门视频。


除了算法剥离,也有投资者提议了另一种方案。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字节跳动的一些美国机构投资者正在考虑一种做法,让字节跳动以失去对TikTok的控制权为代价,得以保留在后者的部分持股。


在这种 “双层股权结构”方案下,TikTok美国业务可以从字节跳动独立出来,并发行两种或多种不同级别的股票,其中拥有更多投票权的一类股票由美国投资者持有。事实上,字节跳动就使用了这种股权结构——虽然其60%的股份由国际机构投资者持有,但创始人张一鸣正是通过具有特殊投票权的持股,得以控制字节跳动及TikTok。


在这一方案下,美国投资者还可以要求TikTok 美国公司寻找一个美国技术合作伙伴,以保护美国用户的数据,并保证与中国有关的实体不会处理或监控任何信息——类似字节跳动与甲骨文的合作。


据美国媒体报道,“二选一”法案预计在美国参议院将受到比众议院更强劲的阻力,而且TikTok也可以举起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言论自由为旗,通过司法途经来抵制法案的执行。总结而言,虽然TikTok前路险峻,但还未到终局。


但令人唏嘘的是,不论是股权安排还是司法救济,都是一个正常社会中一家企业主张权利的途经。而眼下却是一个“非正常时刻”。大国博弈、民族情绪、党派政治压倒了正常的商业逻辑,非常态监管在中美两国都大行其道。TikTok是在错误的时间走进了这场风暴。(财富中文网)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89 views0 comments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