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让投资成为向善的力量

来源:知乎


与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相同,责任投资也能成为人类保护地球的有效方式。但随着所谓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的兴起,对“漂绿”的不满正急剧增多。

一场关于ESG的投资新潮正在全球蔓延。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其他国家,投资者对具有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ESG)目标的基金的投资兴趣与日俱增。根据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估算,到2025年,全球ESG投资总量将达到50万亿美元,是2014年的3倍。这些产品宣称,它们旨在推进实现一个更可持续发展的世界,同时也致力于提高投资回报。这轮增长背后的驱动力是所谓“绿色溢价”:一旦把借贷与ESG目标绑上关系,企业就可以说服债权人提供更优惠的条款,从而节省资金。在债务市场上,分辨环保承诺的真伪已变得更加困难。一系列新的信贷形式应运而生,包括将支付条件与具体ESG目标的进展相挂钩。

《可持续投资》 可持续投资,帮助投资者创造更健康、更美好、更可持续发展世界的同时获得投资回报,因而受到极大关注。全球可持续投资也进入高速发展期,大量资金流入,基金数量和总规模急剧增长。面对这个充满机遇、蓬勃发展的投资市场,全球投资者也经历着困惑和挑战: • 可持续投资、ESG、SRI、影响力投资,是一回事儿吗? • 投资者如何知道自己的投资真的被用来“做好事”了? • 可持续投资有没有亏损的风险?是否有长期较好的收益? • 如何挑选可持续基金,和传统的方法一样吗? 这本书为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提供了一份可持续投资指南。它定义了可持续投资,厘清ESG、SRI、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并介绍了全球范围内谁在进行可持续投资,以及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并且,基于目前最前沿的研究成果,讨论了可持续投资的风险和回报。同时,提供一份详细的可持续投资指南,包括资产配置的策略以及选择基金和基金管理人的框架。 这本书帮助投资者一步一步深入了解可持续投资、建立投资组合,在实现更好投资回报的同时提升自我价值。


但是人们对于什么才算好ESG投资这个问题上并无通行的定义,所以一直以来基金公司可以随意将任何投资都冠以ESG之名。谁在为可持续发展进行投资?可持续投资真的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吗?那些标榜自己符合ESG 标准的投资产品真的能兑现承诺吗?投资者如何知道自己的投资是否会如愿地实现社会影响?可持续投资真的是一种向投资者保证其可以做好事的方式吗?


白金汉战略财富(Buckingham Strategic Wealth)首席研究官,纽约大学金融投资MBA拉里·斯威德罗,与ESG投资管理公司Vert Asset Management的CEO、联合创始人塞缪尔·亚当斯合著的新书《可持续投资》对以上问题作了详细解读。根据GSIA的数据,在2020年年初,全球可持续投资的规模约为35.3万亿美元。为可持续发展投资的群体是庞大而多样的,从早期的先驱者到今天在业界前沿工作的投资者,他们根据自己的身份和投资对象制定了不同的策略和方法。

拉里·斯威德罗 白金汉战略财富 (Buckingham Strategic Wealth)首席研究官, 纽约大学金融投资MBA。 (Photo credit: Larry Swedroe)


作者列举了几个可持续发展投资的主要群体,他们是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学院和大学捐赠基金、基于信仰的投资者、家族办公室和基金会、财务顾问和财富管理公司、个人投资者、资产管理机构以及投资者联盟。


养老基金是ESG投资的先驱。养老基金(或养老金计划)是指由雇主出资的退休金计划,在雇员退休期间或终止雇佣时提供收入。传统上,这些资产是由雇主在固定福利计划中集体管理的——之所以称为固定福利计划,是因为它将为退休人员提供固定的福利(例如,在他们的余生中提供基本工资的40%)。大公司的养老基金可以发展得很大——IBM、福特、波音和通用电气都有资产超过500亿美元的养老基金。


不过,真正的养老基金“巨无霸”是那些为国家和地方政府雇员管理的养老金。这些养老基金中有几十家的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其中有许多在投资中考虑了可持续发展。事实上,世界上最大的15只养老基金中,有10只已经承诺要整合ESG原则。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GPIF)是世界上最大的养老基金,拥有超过1.5万亿美元的资产,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其ESG方法的重点是管理和管理外部性。


在欧洲,两只最大的荷兰养老基金——荷兰公共部门养老金(ABP,资产规模超5000亿美元)和卫生保健基金(PFZW,资产规模超2000亿美元),被公认为推动了ESG投资的诸多创新。2008年,两只基金与其资产管理人合作开发了全球房地产可持续评估体(GRESB),使他们能够衡量其房地产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表现。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有两只最大的养老基金:加州公共雇员退休基金(CalPERS,资产达4260亿美元),以及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STRS,资产达2590亿美元)。其次是纽约州公共退休基金和纽约市退休基金,各有2250亿美元的资产。这4只养老金基金都采用了ESG投资策略。在“ESG”这个词出现之前,加州公共雇员退休基金已经是可持续投资的领导者。早在20世纪80年代,加州公共雇员退休基金就利用其作为世界最大股东之一的地位来影响公司行为。2006年,它成为联合国负责任投资原则的创始签署者之一。2015年,加州公共雇员退休基金开始要求其雇用的所有第三方资产管理人在投资过程中识别和阐述ESG。由于该基金雇用了几十个资产管理公司,而且每年还有几十个公司提交申请,这一要求推动了许多资产管理人制定ESG流程。


正是这些大型养老金基金的工作,使得ESG投资成为可持续投资的主导形式。它们早期对数据收集、标准化和应用的关注为其他投资者铺平了道路。它们的庞大规模激励了其持股公司回应其对信息披露和更好的可持续性表现的要求。它们作为受托人的角色亦让其他投资者感到欣慰,投资者会认为整合ESG是一个审慎的、基于风险的投资过程。


事实上,广大投资者,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从小型到大型,都选择了或正在选择可持续投资。它不再是一个小众投资方式,而是一种主流方法。


必须认识到的是,ESG投资的普及影响了公司的融资成本。由于ESG投资者青睐ESG评分高的公司,而避开 ESG评分低的公司,因此ESG评分较低的公司往往会有较高的融资成本,使其处于竞争劣势。此外,ESG投资普及的一个积极结果是,它促使公司专注于提高ESG评级,以降低融资成本吸引更多资金。

塞缪尔·亚当斯 ESG投资管理公司Vert Asset Management的CEO、联合创始人。创立Vert之前,在美国德明信基金公司(Dimensional Fund Advisors)工作了近20年,创办了德明信基金公司的欧洲金融顾问服务业务,并领导该业务达10年之久。(Photo credit: Samuel Adams)


因此,“漂绿”变得无处不在,通常用来指公司、个人或政府夸大、歪曲或在气候数据上造假的行为。这可能是未来ESG投资面临的最大风险,但法律或监管环境对这个词的含义并没有明确共识。更糟糕的是,为资管机构提供专业ESG评级服务的机构存在显著差异,不同机构的评级相关性低至0.42。相较于ESG评级,标普和穆迪的债券评级相关性则超过0.99。ESG评估者在考虑相同的指标(如碳排放强度)时甚至无法达成一致。


面对这些挑战,投资者应该怎么办?作者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建议——购买标的广泛的ESG 基金或ETF,这些投资产品通常宣称可以帮助拯救世界并力求提升财务回报。在最后一章中,两位作者为希望建立与其价值观相一致的投资组合的投资者提供了实用的建议。在梳理了大量文献资料后,他们清楚地列出了必要的步骤和所需的框架,为选择ESG投资提供了标准,同时也提醒了其中所涉及的困难和陷阱。


此外采用“耐心方法”,选择循序渐进地做出改变,而不是“一步登天”似的改变他们的整个投资组合。无论选择哪种替代方案,作者都提醒投资者尽职调查至关重要。毕竟,善作善成虽美,却不易得。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66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