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这门课,美国三大名校校长集体挂科了

文章来源: 美加双城记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辞职了,哈佛和麻省理工的校长也正被架在火上烤。



就因为一个问题没答好。


上周,国会组织了一场美国大学里反犹主义上升的听证会,哈佛、宾大和MIT校长被叫来参加听证。


来自纽约州的众议员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问了校长们一个最简单的问题:种族灭绝犹太人的言论是否违反贵校的行为准则,是还是不是?

三个校长的回答都是:这要取决于语境(具体情况)。

听证会还没开完,这段听证会的视频就在社交媒体上炸锅了。


堂堂世界名校校长,怎么可以说种族灭绝犹太人的言论是否违规,还要取决于具体情况?!

三个校长遭受了猛烈的抨击,白宫出面说,这个回答是不合适的。来自两党的70多名议员要求这三位校长辞职。宾大的亿万富豪校友就宣布撤回对学校的捐款。


上周末,宾大的校长就扛不住压力辞职了,哈佛和MIT校长道歉了。但舆论还在发酵。

很多人都惊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有两个背景,首先是国会听证的独特环境。

有人看到这个议员的问题,第一反应是,这又一个无脑政客在挑事,二元思维非黑即白。

事情没那么简单的。虽然斯特凡尼克确实是个刺头议员,但国会听证上的提问,都是经过议员团队精心设计和推演的,目的是最大化的引起关注。真正被被忽悠的,往往是媒体和广大吃瓜群众。


这次,斯特凡尼克又成功了。把一个本来平淡无奇的听证会搞成了全球大新闻。

她用了一个在国会听证上非常常见的 yes or no 的问题。

有些议员会用这种问题,来设置逻辑陷阱,把听证者套进去。不管你回答了yes 还是no, 接下来就会有一串更具体的案例抛出来打自己的脸。

因此,听证者在会前,都会找律师团队把握一些敏感问题的回答尺度,像这种明显的的下套问题,绝大部分都不会直接回答yes or no。

但没想到这一次设套的问题有点不同了,议员问的其实是一个道德问题,校长们却用法律来绕圈子。在连番逼问下依然不改口,显得违背常识和人性。


另一个背景是双方的身份政治。

被提问质询的一方,美国的精英大学,被视为是左翼的大本营,是右翼的攻击对象。在巴以冲突和民意分裂下,这场听证会带着浓烈的火药味。

另一方,连续用这个问题炮轰校长们的是有名的右翼刺头,此前狂热支持特朗普,在她张嘴发问前,额头上其实已经被三个校长贴上了极端右翼的标签。

对待这样的对手,被质询者一般就是打马虎眼,或者一笑而过,不掉入她们的陷阱。但没想到却因此掉进了一个更大的陷阱。


但这场风波凸显言论自由面临的新挑战,尤其在大学校园。

在美国,泛泛地发表一些种族主义、歧视、仇恨甚至种族灭绝的言论,一些人会谴责你,公司可能会开除你,但警察不会因为你的言论来抓你。更不可能因此判刑坐牢(不是绝对的,也取决于你的语境,在哪个州)。

你可以在言论上公开支持希特勒,行纳粹礼,张贴纳粹标志。

这些是受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


美国的电视节目尺度很大,政治辩论就更不用说了。用我们的眼光看来,很多都是在攻击、造谣,中伤。这是美国区别于世界其他国家很大的不同。

但是,有两个前提。

第一,这些都只是在言论层面上。

如果没有行动,或者准备行动,那么是可以容忍的。极端言论,攻击言论、阴谋论等,都是受言论自由的保护的,法官不能因此判你有罪。

所以,在美国引言获罪能把人送上法庭的只有涉及淫秽、儿童色情、诽谤性言论、虚假广告、真实威胁等少数言论。


但是,如果你已经开始实施、有行动的意图或者计划,譬如在本子上勾勒了你的宏图,购买枪支武器、搜集目标对象的信息,那就会有麻烦了。

第二,你只能针对大众而不能针对具体的人。

譬如你连续不断地发信息给一个同学,会构成骚扰或欺凌。但组织反对犹太人的机会,高喊同样的威胁口号可能却是合法的。

这两者之间有一段灰色地带,形成争议的也就在这里。什么情况下说的话,什么语境下,有无实施的计划等等。

这也是三个校长不断地像念经一样重复答案的原因,种族灭绝犹太人的言论是否违反校规,要取决于具体情况。


这个情况就是你的言论,是否有转化为行动的意图。是否针对某个具体的犹太学生。

从法律角度看,三个校长的回答确实也没毛病。

但是,作为精英名校,只拿法律的底线来作为道德底线就出问题了。

因为这三个大学都是私立的,她们并不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严格约束,有更大的权限来划定言论自由的边界,譬如限制歧视性的言论,限制霸凌言论等。


这几十年来,很多美国大学针对种族、身份、性别等划定了不可以触碰的言论禁区,如保护黑人等少数族裔,保护LGBT群体等等。师生违反这些规定是要被惩罚,甚至被驱逐出校园的。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三位校长的回答是典型的双标:你的大学禁止歧视肤色的言论,但却容忍灭绝另一个种族的言论!


如果议员斯特凡尼克把问题里的“犹太人”换成黑人、拉丁裔甚至亚裔,三位校长无论如何也不敢这么回答。

在纽约时报一个专栏文章看来,形成这种“双标”的背后,是美国一种独特的文化:受害者崇拜情结。

这种文化喜欢受害者,崇拜受害者,赋予受害者极大的道德权威。

犹太人早就被从被压迫者的行列中剔除了,他们被视为上等白人,被视为操纵美国社会的特权阶层。

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才被认为是真正的受害者,弱者,需要保护。


因此,校长们在选择性的使用言论自由的原则,保护她们认为的弱势方巴勒斯坦人,而不是同样在校园担惊受怕的犹太学生。

其实,只要稍微给下暗示,让校长们把问题中的“犹太人”换成任何一个族裔,校长们就会反应过来,坚决地说 no。


这个教训值得广大留学生和在海外工作生活的人注意。

大学新生入学时,会拿到一个厚厚的手册,有的是大学的第一门课,告诉你哪些言论是可以的,哪些会让自己惹麻烦甚至被开除。看上去非常庞杂,但值得好好研究。

毕竟,这是一门连校长都集体挂科的课。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42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