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AI保守派大战激进派,我们细扒了OpenAI董事会每一位成员

文章来源: 硅谷101

用商业实现理想是注定的“死局”吗?


我们在这篇文章中,用文字梳理一个核心问题:对Sam Altman的去留具有“生杀大权”的董事会是怎么形成的?

01 OpenAI的特殊架构

Sam Altman开始执掌OpenAI是在2018年,他从硅谷孵化器Y-combinator总裁的位置退下来,成为OpenAI的总裁,然后2019年成为OpenAI的CEO。当时企业性质为非营利机构的OpenAI正经历了第一次的管理层大洗牌,马斯克不满OpenAI进度想要自己当CEO结果被拒绝之后,切断捐赠现金流,Sam那时候决定设立营利架构,走融资路线。

硅谷著名投资人Reid Hoffman和Vinod Khosla给了OpenAI营利架构的第一张支票。 OpenAI在母公司OpenAI Inc的非营利主体下,创建一个限制性营利实体OpenAI LP,后来改名叫OpenAI Global了,但我们说架构的时候还是用最初的名字称之为OpenAI LP。 非营利主体OpenAI Inc以GP普通合伙人的方式控制OpenAI LP,以便OpenAI Inc的董事会直接负责营利主体的管理和运营,这使得像微软等外部投资人,因为他们直接投的是OpenAI LP的主体,所以无法在OpenAI Inc的董事会中有席位,也无法干涉OpenAI LP的运营。

这是之前一个很理想化的架构,也能给公众交差:你看,微软虽然是OpenAI的大金主,但不在董事会上也无法左右公司的发展决策。

那OpenAI之前的董事会上都有谁呢?

02 OpenAI董事会成员

其中,三个席位是员工,包括Sam Altman为CEO,Ilya Sutskever为首席科学家,Greg Brockman是董事长兼总裁。

然后非员工的董事会席位包括Quora的联合创始人兼职CEO Adam D’Angelo, 投资人Reid Hoffman, 前共和党联邦众议员Will Hurd,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总监Helen Toner,还有机器人公司Fellow Robots的首席执行官Tasha McCauley,以及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的总监Shivon Zilis。本来是有9个人,但Reid Hoffman因为要投资另外一家AI公司担心利益冲突在今年3月退出了董事会,Shivon Zilis因为是马斯克双胞胎娃的妈,因为马斯克和OpenAI撕破脸的关系,也在今年3月退出了董事会。Will Hurd也因为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在今年7月退出了董事会。

所以,董事会成了Sam,Greg,Ilya三名员工,加上三名非员工的独立董事,一共六个人。 这里插一句,我这两天看到很多人在批说OpenAI董事会的不专业和草率,甚至把Tasha McCauley直接称为“好莱坞演员约瑟夫·莱维特的老婆”、Shivon Zilis称之为“马斯克的傀儡”来突出董事会成员对AI一无所知,我是不认同的。虽然我们都爱八卦,但女性在被提起亲密或八卦关系之前,首先是她们自己,Tasha和Shivon都是很杰出的女性科学家。她们是谁的老婆或八卦关系不重要,她们的价值观、怎么看待AI才重要。

其实最开始的董事会席位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Sam Altman想通过董事会投票权来保证公司朝着最初的使命,也就是通向AGI,来服务,所以OpenAI的董事会是不为投资人服务的,对微软等投资方没有fiduciary duty受托责任,他们为OpenAI的社会责任负责。所以从一开始,董事会对OpenAI安全上的考量所占的席位就很重。而根据各方面新闻的线索透露,这次Ilya Sutskever联合其他三名董事会成员将Sam驱逐的原因就是因为觉得Sam在商业化方面太激进了,没有考虑到AI安全问题。所以,我们再来盘点一下,如果OpenAI董事会还是最初的配置,现在的结果是否会不同:

1)投资人Reid Hoffman,绝对的硅谷大佬,对技术对投资对运营公司都非常有经验。如果Hoffman还在董事会的话,我相信他会站在Sam这边并阻止这场罢免的出现。

2)Will Hurd是作为政府关系对接人出现,他是前共和党联邦众议员,从公开采访来看,他极力推动各方拥抱AI,包括在政府和国防中。我认为,如果Will还在董事会,也很大可能不会同意对Sam的罢免。

3)Shivon Zilis此前一直以顾问的身份与OpenAI合作,但她的介绍上也很明确写到“她关心的是机器学习如何造福人类”,很难说她的投票会如何。我们这里先打个问号。

4)然后就是Quora的联合创始人兼职CEO Adam D’Angelo, 这次投了Sam的反对票。Adam此前对外界的表态一直都是,没想过OpenAI会成为多大的公司,今年一月,他在《福布斯》采访中说,没有任何结果表明OpenAI能成为五大科技公司之一,希望能为世界做更多的好事,而不仅仅是成为另一家大规模的公司。所以,如果Ilya Sutskever以安全原因去拉Adam入伙驱逐Sam,Adam投赞成票是可以理解的。


5、6)还有两位董事会成员Helen和Tasha。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她俩的立场其实也很明显,她们和一个名为Open Philanthropy(开放慈善基金会)关系非常紧密,而这个组织的使命之一就是支持防止AI对人类造成灾难性风险的项目,所以她们对AI的一定是非常保守。

图左为Helen,图右为Tasha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层利益关系,Open Philanthropy的首席执行官Holden Karnofsky其实因为给OpenAI捐款了3000万美元,最开始成为OpenAI董事会成员。但是, Holden Karnofsky的老婆是谁呢?Daniela Amodei。她可是OpenAI的前员工,但跟着自己的哥哥Dario Amodei出走,成立了如今OpenAI最大的竞争对手Anthropic。

所以,Holden Karnofsky退出了董事会,由Helen Toner来接替。但是,这造成啥局面呢,OpenAI最大竞争对手的联合创始人的老公的公司的两位有着直接工作关系的利益方是OpenAI的董事会成员。这就有点那啥对吧?

所以,如果董事会席位还是之前的一共9个人,那么Sam,Greg加上Reid Hoffman和Will,能很好的抗衡剩下的AI保守派,在这次投票中还有的一拼,就看Zilis的态度。

但是如今董事会就只有六个人,而且其中包括Ilya在内的四位董事价值观已经很明显,且两名董事与意识形态组织的联系如此紧密且与竞争对手的关联也有利益冲突的迹象,而对此,Sam Altman竟然从来没有想要去平衡这个董事会,不知道是对董事会太放心对自己太自信,还是其他事情太忙了根本没想到这一层,但事实证明,不拿工资,没有股份,还只有一票董事会席位的CEO,地位其实是很脆弱的。

03 OpenAI的路径“死局”

但是,如论董事会如何变化,一个很难被改变的现实是:一个代表非营利组织愿景的董事会,与一个高速发展、大笔烧钱、快速融资、加速商业化的公司团队,是非常非常拧巴且矛盾的,当矛盾激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周末发生的事情。

其实,或许两边都没有错,我个人看来,两边我都能理解并且支持。Sam Altman目睹过OpenAI因为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人才大幅度流失,他充分理解,当你不能保证足够资金的时候,用什么去招人,用什么买算力,用什么去研发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OpenAI的dev day之后,公司开始训练GPT5之际,Sam迅速开启新一轮融资的行程。创过业、投过无数项目、曾经是硅谷最重要孵化器掌门人的Sam知道,AI竞赛需要争分夺秒,而AI的进展离不开商业化。

然而,OpenAI的技术灵魂人物Ilya Sutskever不这么想。他近段时间以来在各种采访中强调AI安全的重要性,终于在这次同其它三名董事会成员一起完成对Sam Altman的罢免。他们认为,这是捍卫公司使命的“唯一途径”。我也非常能理解Ilya Sutskever的担忧,因为AI太强大,必须要保证其安全。

没有错误的答案,两个人都是对的。但Sam一开始设立OpenAI架构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当两种极端的信念无法融合之际,用商业路径实现技术理想就注定是死局。

而在推特上,除了一众支持和同情Sam的发言之外,也有为数不多清醒的声音:Ilya Sutskever在GPT5上看到了什么,让他如此坚决的要加强对AI的监督、放缓AI的商业应用,这对人类来说,可能是在OpenAI管理层冲突之外,更值得我们关心的问题。 Open的未来会怎么走,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101”(ID:TheValley101),作者:陈茜inTheValley,编辑;陈茜,36氪经授权发布。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36氪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每周五下午5:00-7:00直播: 报名链接: https://us02web.zoom.us/.../571.../WN_cuCx2zB0SgWwkcwLK1HIvA


2023股市面临巨大风险,关注“一级市场”投资机会


我们特别邀请了中国第一个私人银行(北京商业银行)的发起人 - John Wang为我们一对一解析一级市场投资机会和风险 “一级市场”投资研讨,不对公众开放,仅限“实名”认证的注册会员


加入方式: 1, 微信: Vandave

2, WhatsApp: 604-7227628

3, 视频号: 时空“资升堂”联系在线客服



267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